慈心祝福(點擊下圖開始您的祝福)

慈心祝福(點擊下圖開始您的祝福)
以慈心祝福取代您的擔憂。Replace your worries with loving-kindness blessings.

2017年11月18日 星期六

謙虛尊重

當我們發現「人真的很渺小」時,因此學會了謙虛;當我們留意到「生命真的很脆弱」時,因此學會了尊重。所以,做好本分、尊重他人地過好每一天吧!


We learn humble by realizing how tiny we are in this universe; we learn respect thru ascertaining how fragile the life is. Hence, try our best for our part and embrace the others in our everyday life.



2017年11月10日 星期五

菩提心與菩薩戒

提問:
受菩薩戒前必須先發菩提心嗎?菩薩戒和菩提心的關係是什麼?

簡答:
吉姆‧羅恩(Jim Rohn)曾說:「動機讓你展開行動,習慣讓你持續前進。(Motivation is what gets you started. Habit is what keeps you going.)」由此可見,任何目標的達成,少不了「動機」與「行動」;而「行動」的持續,就好比不斷地修行養成善習,會讓我們逐漸貼近目標。

菩薩道的修學,以「發菩提心」、「學菩薩戒」,最後「圓成佛道」為進程。此中,「發菩提心」猶如「動機」,而「學菩薩戒」猶如「行動」。兼具二者,方能成就「菩提果」。

「發菩提心」為「動機」,這意味修學者要有「上求佛道下化眾生」的發心。「上求佛道」為的是「覺而不迷」,期許自己能以明覺之心透徹世間真相。「下化眾生」為的是「悲憫眾生」,期許自己能以慈悲之心同理有情之苦。「明覺」與「慈悲」是覺悟者(諸佛)所流露的,若欲達成與諸佛共同的智慧與情懷,就必須在邁步修學的起點上「發上求下化的菩提心」。

談到「行動」,本文以「學菩薩戒」取代「受菩薩戒」,理由如下:
(一)「受菩薩戒」容易被理解為,只要「受」(那麼一次的儀式)就等於「菩薩行」的全體。殊不知「受菩薩戒」向來的意義是「受持菩薩戒」,也就是經過一次的「受戒」儀式之後,還須長時間的「持學」。長時間的「持學」實是「行動」的持續,以讓菩薩的風範與精神,漸漸地融入學習者的身心。

(二)佛法國際化的當代趨勢,世界各個角落免不了有讚歎並景仰菩薩道者,但卻一生都沒有參與菩薩戒會、受菩薩戒的因緣。難道這些人就無法行菩薩道,成就菩提果了嗎?其實不然!凡從任何經論中爬梳出來的行持,皆是學菩薩道者所應效仿學習的。換言之,不論受不受戒,一旦發現菩薩那一份為眾生的身口意善業,都是值得學菩薩道者依持修學的。


發菩提心,是讓自己的修學方向更為清楚,並有個明確的起始點;學菩薩戒,是讓自己得以從一條條的戒法(實是菩薩的德行)中有個修學準繩作為參考與依循。雖然二者對修學者而言有其必要性,但不能落入儀式上、教條式乃至傳統習俗的苛求,理應把握其精神而因時、因地、因人適當地調整、宏傳與修學。共勉之!




2017年10月11日 星期三

信順與正信


<信心及其修学>文中提到:上来所说的信心,是泛通一般的。佛经所说的信,大抵指佛法的正信说。所以西北印的佛教,如一切有部与瑜伽师,专约纯善的信心说。其实,信不但是善净的,所以东南印的大众与分别说系,分别信心为二:一、顺信,同于一般所说的信仰,这是有善的,恶的,无记的。二、佛法所特有的信心,是净善的。

提问:
请对纯善的信心善净顺信还有净善作一整体综合说明。

简答:
谈到这一心所(心理因素),部派佛教中有认为:
(一)是好的、良善的或清净的;
(二)可别为二大类——“信顺正信
说法(一)是有部瑜伽师之说,将信心所归纳于善心所中。说法(二)是大众部分别说系之主张,认为信顺不能等同正信,因为所信的对象,将左右其正邪或染净。

举近年来号称佛之胞弟观音化身的宗教领袖为例,虽有广泛信仰他们的信徒,然而这些信众所流露的只能说为信顺。另外,更有一些极端分子,深信杀害异己,即能得神的眷顾,这也是信顺的一种。

由于以上二例皆以信仰为特质,故归纳为信顺的一种。只不过,前者只会增加信众的痴迷而非正觉;后者更是要不得的增加信众的染心恶行,诸如此类的非的信心所,皆不能视为佛教的正信

若是信顺三宝——作为依归,这样的信顺是以为基础,方能说为正信

皈依佛,觉而不迷,从而远离迷惑颠倒,趋向正觉光明的生活。
皈依法,正而不邪,从而远离邪恶不正,向于正当有益的生活。
皈依僧,净而不染,从而远离杂染烦恼,走上清净平等的生活。

由此可见,佛法谈,从三宝作依归探之,不难发现都是以导人向善、向净为其主要特色。为了强调这一佛法正信,才有纯善的信心善净净善等语词来描述之。

这一课题的提出,实值得大家在大谈证信(最圆满的信心)之前,先好好反思自己入门的信顺,是否皆在培养信仰的过程中,渐渐地向于正、善与净?还是信顺于邪、恶与染,以致增加自己和他人的无明与苦痛,却又不得而知?


共勉之!